您的位置:主页 > 马会输尽光 >

《读书时间》成记忆读书类电视节目再到边缘现


发布时间: 2019-11-21

  余秋雨恐怕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央视《读书时间》节目最后一个嘉宾。虽然整改后的央视10套《五日谈》栏目9月13日才更名《记忆》,正式开播,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8月30日晚播出的,以余秋雨新书《借我一生》为讨论主题的《五日谈·读书时间》已经是《读书时间》的告别演出。六合彩资料_六合彩资料大全_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读书时间》被消化在《记忆》中,这个结局恐怕是很多人都不愿意见到的。记者在访问央视网站时发现,《读书时间》网页内容还是近2个月以前的。对此,该栏目制片人解释道:“8月初已经确定节目要改,所以后来没有更新。”

  从2003年末开始的“末位淘汰”风波开始,备感收视压力的《读书时间》一直在求变图新。2004年2月,随着著名纪录片制片人华越的到来,主编、主持人全面更新,《读书时间》进入试图大众化的一个全新阶段,然而从栏目意义上来说,《读书时间》成为《五日谈》的子栏目,独立性已经丧失。5月,《读书时间》全面开放录制现场,一改从前主持人单独与嘉宾对话形式,引入现场观众。

  《读书时间》策划人告诉记者,如果说前两次改版,《读书时间》还是主动出击,最近的“改版”则是出于无奈。整个《五日谈》改版,《读书时间》也得跟着改。

  “其实,我们开放录制现场后,已经改变了过去收视率起伏变化的局面,基本稳定在0.08%左右,这比从前提高了1倍,但《读书时间》从前的收视基数太低,所以还是不能满足要求。”制片人说。

  经历半年的尝试,《五日谈》终于决定找准一个方向——改版为《记忆》。对华越来说,又做回了自己的老本行——纪录片,虽然还是认为自己现在做的纪录片仍然是“读书”节目:“我们要改一种思路,读书的内容本身很广阔。”但主要针对文化历史的变迁来做的《记忆》已经不可能再围绕某一本书来做节目了。

  《记忆》时下播出的是由原《视界》制作的“声音的记忆”,观众要在《记忆》中看到原《读书时间》制作的节目要等到10月下旬了。由《读书时间》原班人马操刀的“编辑部的故事”,将锁定不同历史时期起过重要影响的10多个期刊,力图见证改革开放25年来人们阅读习惯的变迁,从而探讨人们思想的解放与变化。

  《读书时间》主持人的去向成为人们关心的一个焦点。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在《读书时间》呆了半年,却已见证了《读书时间》三次改版变迁。据了解,《记忆》节目不设主持人,原各栏目主持人将变成纪录片的出镜记者和报告人。据称,在10月底与观众见面的“编辑部的故事”中,观众已经无法见到着这位女主持的身影。

  1996年开播的央视《读书时间》是全国第一个读书节目,随即带动了各地读书类电视节目的开播,紧跟而来的是全国读书类电视节目不断落马、复苏的反复过程。在追溯读书类电视节目的历史过程中,我们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许多电视类读书节目,如同曾经的《读书时间》一样,在成为象征文化、现场直播,体现品位的名词的同时,失去的是大批普通电视观众。

  “读书类电视节目可以是也应该是大众化和普及化的。”制片人曾经这样概括他对读书类电视节目的看法。而今,做了半年《读书时间》,他又补充道:“一个节目的成败与否还是得观众说了算。”

  “读书节目不好做,关键是生存。”《读书时间》制片人用平静的声音表达出这句富于深意的话,“读书实际上是一个大文化概念,读书类电视节目和一般意义上的读书行为不一样,电视读书该怎么读法,我没搞清楚。”在文化品位和大众普及的夹缝中艰难生存着的读书类电视节目或许需要一个反思自身的蛰伏期,才能期待迎来又一轮复苏。(鲍晓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