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马会输尽光 >

牟正蓬:惟收视率是问使《读书时间》停播4988


发布时间: 2019-10-05

  牟正蓬: 坐在我前面的这两位都双重的用了很悲观的方式介绍我出场,而且程老师像介绍烈士一样的介绍我。有很多做电视节目的都倒地了,只有我还站着。但是他们说的是一个事实,实际上从1996年,央视开播了一个《读书时间》--当时是在全国范围内,一个有全国影响的读书节目,之后全国的电视台也在效仿央视这一风向标的节目,但是到2004年《读书时间》就彻底的停播了,在前后有十余家省级的电视台,也纷纷把一些跟读书节目有关的,或者准读书节目也都纷纷停掉了。我们现在的这个节目,是《读书时间》刚停播的时候,首先在上海开播的,2004年中,在上海首播,最近两年也进入天津和全国其他30几个省级台。但是恰恰在北京没有播,所以我估计可能在座的人看到我的也很少。但是非常好,今天有北京电视台的人,他们也有兴趣要再做一道读书节目,提高全民阅读兴趣,我们这个节目应该是国家电视台支持做的公益性的节目,而我们是一个公司化运作的节目,所以面临着双重的问题,498888王中王!还有经营运作上的问题。

  其实我觉得对整个这个全媒体书评时代意味着什么?这个题目,好像我想到的最简单的答案,在这个时代就是应该一次性制作书评,然后到处投放用,或者说以一个核心的资源为主,然后来用这种类似于像“一鱼多吃”的方法,把它用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然后再到处的投放,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听起来是这样的,但是具体到我们电视节目,确实我像萧三郎一样,也没有想通很多问题,比如说我们读书节目,在程老师排的序列里面,我们已经古老到了第二类了,他们是1.0和2.0的网络,我们制作成本是最高的,周期也是相对最长的。北京电视台的人他们都在频频点头,所以也就面临着我们船大不好调头,或者说我们像一个恐龙一样。其实在这个时代,在需要的那种即时和互动和一些更加广泛的点对点的交流上,我们实际上是很劣势的,再加上我们这种昂贵的费用,所以在经营上就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所以怎么利用全体与书评时代真的整合,真的运作。我觉得我就发现很多问题,比如说第一说在信息的收拢上这个是可以利用的,我们现在读书的选题,我们的编辑和策划也会看《新京报》的读书版,正好在座的像新浪读书和豆瓣,都是我们经常必须要浏览的几个重要的信息来源。然后我们的节目做成以后,我们也曾经跟新浪读书频道合作过,节目在上面播,接下来我们可能也还会在上面推介,因为他们的平台是很灵活的,合作很容易达成,我们也可以以后有精彩的对答的讲稿,也可以放到报纸上来刊出,我觉得这个也都没有问题。但是真的说要在我们从商业运作上,把一个内容能够充分的跨这些媒体来整合,有一个盈利模式的话,我觉得就是另一回事了,这个可能真的是要下面的讲解人,或者咱们主持人和各位在座的对书业很感兴趣的人来讨论了,这也是我今天想来这儿的原因,希望找到答案。

  牟正蓬:我接下来想还要从国外说起。因为刚才萧三郎也说到了,国内的形势已经这么一片暗淡了,大家为什么还觉得电视书评节目还成为一个品种被大家谈起?可能是因为国外还有一些很有影响力的电视节目长期存在的。刚才还提到Winfrey主持的俱乐部,首先它的影响力不是由于读书节目造成的,她在美国是黑人或者是中下产阶级的精神教母一样的身份,先有影响力,后来她做了读书节目,我觉得有这个人物在先,后有了这个节目,这个节目是靠她抬起来的,但是她确实办的很好。她是1996年办的这个读书俱乐部,她是每个月选择一本书向观众来介绍,她和观众一起来研读这本书,每天很细的来拆解,然后这个节目还经常会请读者和作者面对面,经典的除外了,但是后来就是因为她对当代的读书影响力太大,对市场的影响力太大,她去做那些古老的作品。一些作家曾经联名写信给她,意思就是还是希望她做现当代的作品,可见她的影响力有多大,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她做一本书以后,对观众的影响力有多大。她平均每期节目有3300万观众在收看,在2002年,他那个节目推荐的图书总共销售了430万册,价值5530万英镑,包括把一些旧的书,由于她的推介就能够在销售排行榜上咸鱼翻身,立刻能够激增,好给他们带来机会。她喊的口号叫让美国重新开始读书,这个听起来也是很公益和国家主义的那种色彩的,这种口号其实挺像我们中国喊的口号。

  还有美国的CBC的第四频道的一个读书节目,这个开的比较先进,是一个日播节目,礼拜一到礼拜五的下午,按说下午在咱们这里也不算黄金档的时间,是脱口秀的。那是一对夫妇,他们是联合主持发布他们的图书目录,他们推荐的书目,还有读者选票产生畅销书的这么一个机制。而且他们最后,在争夺权威上做的很系统,到了年度,还有以他们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小说奖。刚才我看到程三国先生正在看一本英文的原版书,叫《评奖经济学》。他们在商业性上想的还是很细致的,充分的利用他们的影响力,造成这种效应。这一档的节目开播才三年,但是确实对英国畅销书书榜的面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甚至改变了大众的阅读趋向,因为他们力荐了他们推荐的书,很快在业界产生关注。这样的话,这对夫妻档节目的特色就是,他们是一对问题夫妻,原来这个女的也是曼彻斯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主持人,这个男的应该是一个记者,他还有一些劣迹,我听一个出版社在中国的代表跟我讲的,这个男的还曾经在超级市场里面偷东西,曾经被抓住,这个女的也不是很出名,是三线的主持人。他们两个想离婚没有离成,但是携手办了这个节目之后,他们要体现这个节目的风格,把夫妻俩在家里面吵架的情况也带到节目里面。他们靠的是我们现在想起来不容易火爆的节目种类,读书节目,而且他们火了,而且他们不是名人,他们不是专家,甚至于也不是一个道德完美的人,但是在这里面,他们通过展示这些特色,他们通过这种策划和市场的定位,迅速的蹿升起。两年前就有人向我推荐这个节目了,又走了两年,他们成为了世界读书节目的一个榜样了。

  我们再说中国节目,中国节目失败的大环境是什么?刚才我听到萧三郎也分析了一些。第一咱们跟国外来比,一个是阅读习惯,因为像奥普尔带着大家来读一本书,这种姿态,在美国或者说包括英国,他们有一些人还是希望看读书节目,然后来获得一个比较权威性的推荐,然后他们愿意跟着来提高自己的知识修养这种姿态,就是相对来讲,他们全民的阅读习惯比我们要好,这肯定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或者说他们阅读的心情跟我们不一样,因为我们国家现在是发展中国家,有很多梦想,大家生活节奏和阅读的方式,不是说我们大家不读书,不是的,咱们中国书业每年也在不断的上涨,书也越来越多,但是大家的心情和他们的方式是不同的,大家多数人是可能为了一些资讯,或者为了进修,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为了消遣。但是在那些相对发展比较平稳的国家,把读书当成一种自我的爱好,就像喜欢钓鱼,就像喜欢打高尔夫球一样,他们以这种姿态来面对读书,人是不一样的,香港每期现场开奖直播记录,我们是更急功近利的,是更势利的,他们主要是兴趣型的,跟随他们的引导来看书。

  第二个我想是电视台方面的原因,因为电视读书节目,这个载体也非常重要,也不能光看观众方面的原因,电视台的原因,我想可能北京电视台的两位同仁也知道,电视台在咱们国家,在很长时间以来,是唯收视率是问的,达到什么标准,你如果不能达到这个标准,就要被拿掉,这个是很残酷的。而且甚至于他们都不直接和广告挂钩,就是收视率是硬指标,读书节目作为一个文化的节目,消费类节目,是比较小众的,尤其是在咱们国家这种阅读习惯的导向下,在节目一开始如果没有拿到特别大牌的人来撑台的话,跟娱乐节目是完全不可以相比的,在电视台基本上没有了生存的基础,这就是为什么前一段时间为什么纷纷倒掉的。前一段时间我也见到央视社教中心的领导,他的直接的理由就是收视率太低,他们的这个节目一直是垫底的,所以就把《读书时间》拿掉了。尽管我觉得中央电视台作为国家电视台,应该是以牺牲收视率来维持一个节目,让它慢慢的走好和发展。

  第三个问题,我觉得可能是书业这个行业本身的问题,这个行业据了解,可能程先生更有发言权,这几年也处在很动荡的一个阶段,本身它的发行环节机制,和出版机制,在改革、行政的干预和市场的冲击,和这种市场本身成长中的更新换代这种起伏上正在苦苦的挣扎,所以这个行业本身自顾不暇,对于推广单品的图书他们是有需求的,但是电视显然不是他们合适的载体,因为电视周期的问题和价格的问题,可能都不是单品图书适合的,而且单品图书我知道,他们推广的广告费很有限,实际上电视能够和书业挂上钩,我觉得最主要的就是一些大的出版或者发行公司,他们做企业形象的时候,要支持电视来做这种书评节目,当然可能这个行业现在正好,就是媒体这个精力,或者没有这个需求来做这些事。

  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首先是一个阅读习惯问题,像奥普尔他是点书成金,很多人看到他的节目之后,第二天会纷纷购买,在我们中国,一本书能卖出五万本算是畅销书,这种情况的话,即使奥普尔在世的话,也造不了他在美国创造的那种对图书销售联动的奇迹。

  牟正蓬:接下来想说一下,咱们中国读书节目的出路在哪里?我们的思考。其实答案我不知道在哪里,但是我梳理一下思路,我想咱们中国的准读者群的数量是在扩大的,咱们在座的各位可能很有阅读习惯,而且对阅读有终生乐观的。比如从在百家讲坛带动起来的易中天和于丹,叫电视评书类的,把一些国学,或者传奇,或者大家耳熟能详的讲一遍,他们对读书的刺激还是很明显的,于丹的书上市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有百万的销量,我请她做节目,在一个月差两天的时候,我请她讲孔子,她很骄傲的告诉我,她的书已经卖到一百万了,而且她当天在图书大厦签售的时候,由于来的人过多,在外面排队,所以图书大厦为了她,可能延长了超过半个小时的营业时间,为了满足站在外面的人。这种狂热,这些人都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面最忠实的读者,所以百家讲坛,不管叫不叫读书节目了,它就是一个读书节目,对书有很大的影响,这个在中国是很成功的。当然咱们国家的政策也一直是在提倡全民阅读,图书博览会的口号就叫全民阅读。所以可见社会有这种需求,才提出这种口号。

  我想读书节目要做好,一定要找准定位,定位一个是我们要面对市场细分,电视读书节目作为一个产品来讲,也要面对市场细分,书有各种类别,读各种不同的读者是完全不相同的,一档电视节目是要涵盖所有读者还是你只是哪几种,财经或者少儿,这是一个困惑。另外就是如果观众没有阅读的需要,阅读的需要不是那么大的话,我们现在节奏快了,属于快餐型的,要想深入阅读的人,要做成Winfrey那种,领着大家来阅读的话,在中国就不见得适合。

  再有一条就是主持人的问题,虽然我现在做读书节目的主持人,但是我不认为我是最好的,像奥普尔这样的人,本身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很容易引起关注。第二点我觉得节目的策划和定位也非常重要,就是像那对夫妻的主持人,他们本身也不是名人,但是有很细致周全的为观众考虑的策划,所以一下子也可以走红。

  再有一个问题,就是提到多元化媒体合作,今天咱们的主题。刚才我已经提到了,在最上游和最下游的发布上合作,我觉得是容易的,但是在生产的过程中怎么能够真正达到合作,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问题。一个什么样的制造者来整合这些资源。

  我最后想提一下,就是我们现在这种思考之后,我们现在有一个考虑,想做一个全新的栏目,正在和旅游卫视合作,在商讨这档节目,就是做一个日播的,但是非常短的,每天只有几分钟,10分钟以内的节目,采用双主持人制,就是一个男主持人,一个女主持人,当然不是夫妻档,但是是两个人的对话。我们可能也要设置一种人物角色关系,让它能够不平淡,不管是抬杠的还是什么样的对答,控制时间就是10分钟以内,这样一个考量,一方面也是为了大家比较快节奏的、快餐式的欣赏习惯。第二个也是希望,有可能我们在其他的媒体上,比如说手机、网络,在其他的方面更容易被整合,来制作成适合其他载体的东西。另外就是我们定位可能要定成一种适合咱们中国的无论是电视观众还是读者需要的比较快餐文化、以助谈资的这种形式来形成这种书评,我其实有一点困惑,文学评论,我们早年看到的话,很深刻的,很深沉的,还有书评,还有我们这样的电视的节目,还有现在见的很多的,类似于宣传和广告的软文,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我们最终选的就是适合我们电视的,虽然我们这个载体是非常庸俗的大众载体,而且它的特点确实比较生动,能够强制性的让大家来观看,当然这个强制性也是我们的缺点,以后他们网络的人会提起这一点,是缺点也是优点。我们在这个角度上,我们想做成一个短平快的,节奏很快,人的话语很快,信息很充分。有可能你看到我们这个节目就不用读书了,你足可以找到几个亮点作为谈资,但是我们更希望有人听到我们的介绍之后,对这本书产生更深的兴趣,他们想也许可以买全书看一看。我觉得我们电视节目可能是比较现实的,而我们这种载体可能不太适合承载很深刻的思想和很深入的一些分析。因为这些东西,我想可能承载思想还是纸媒,不管是网络形式还是什么,文字来承载可能是更好的,电视这个媒体是有它的特点的。

  程三国: 我们已经知道你要传达的最重要的信息,尽管电视媒体在中国天时地利人和都比不上西方,但是你还是充满信心的,不然的话,你怎么会做一个每天一档的节目?所以我们大家拭目以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